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不伦恋情- 为你精尽人亡!
为你精尽人亡!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_2019欧美girls另类_chinese old中国自拍]

地址发布页:地址发布页:

我的姐姐叫静怡,是一个让人看了想犯罪的大美女。36的胸围波涛汹涌,臀部浑圆挺翘,非常适合男人从后面插入,同时双手掌握那对木瓜大奶,想想都让我J8 高耸。姐姐的肤色雪白,双腿修长,穿上短裙丝袜和高跟鞋,每走一步都使人想入非非。她曾经说过,不喜欢内裤裹着阴阜的感觉,加上为了方便剃阴毛,姐姐在家一般都是光着下体。不过睡觉的时候还是会精心穿上一条贴身的半透明内裤,说是不让弟弟在她熟睡时偷窥小穴。

其实我经常偷看姐姐洗澡,淫邪地盯着她一双暗红色的乳头在水雾中上下颤动,像雨中的两朵玫瑰。我更感兴趣的是,姐姐习惯在洗澡时剃阴毛,擡起玉腿,让阴阜正对浴镜,抹了香皂,极为细致地颳下混合着温水和爱液的阴毛。有一两次我发现姐姐竟然用我的颳胡刀剃毛,也许她知道我在偷看,想故意气我。

其实弟弟非常喜欢姐姐这麽做,每次都拿着颳胡刀使劲嗅,想闻闻姐姐阴阜在上面留下的气息。更让我兴奋的是,姐姐洗澡时既然对我不避讳,或者也不计较和我做爱。 

我对亲爱的姐姐垂涎三尺,虽然乱伦有悖于道德,但在我紧绷的内裤之前,道德是没有约束力的。小时候,我和姐姐睡在一起有几年时间,我们经常脱光衣服,抱在一起睡熟,我们经常互相玩弄生殖器,要麽学着电视剧长时间接吻。姐姐比我大三岁,发育得很早,我渐渐感到她的胸脯涨了起来,乳晕上生出几个硬块,而我的鸡巴也慢慢能够勃起。

我们因为身体的这些改变而兴奋,并增加了在睡前的抚摸。但好景不长,在十一二岁的时候,我们分开睡了,就在分开睡的第二个星期,我生平第一次手淫,射出了精液。我很好奇,但不敢问爸妈,只好把精液射在一个小瓶子裏,问姐姐这是什麽?同样好奇的她竟然用舌头舔了舔,说,“看起来有点像牛奶,但味道骚骚的,弟弟的小鸡鸡会吐牛奶了,姐姐的下面也会拉一些好玩的东西呢。”

我问她是什麽,她也解释不清楚。 时至今日,每当谈起这段少年趣事,姐姐总是娇嗔,“弟弟坏死了,竟敢让姐姐喝你个小坏蛋的牛奶。”我便色迷迷地回答,“姐姐,可以让弟弟喝你的牛奶啊,不管是上面的还是下面的,弟弟都要喝好多。”

姐姐涨红了脸,却依然解开胸前的两粒扣子,俯身下来,露出粉红色的文胸和蠢蠢欲动的双峰,坏坏地说道,“就是不给坏弟弟吃。”虽然有这麽多亲密接触,但我始终没有入侵姐姐的禁地,即使在梦中我不知有多少次将大量精液一次次射入姐姐的子宫,可是醒来时只空对一条浸湿的内裤。

看着姐姐如此开放,我可不想让她落入其他色狼手中,我一直等待机会,亲手脱下床上姐姐的那条性感的半透明内裤。今年六月九日,天气炎热,虽然房间裏开了空调,姐姐仍然叫唤着受不了,我想她找到了更多脱光的理由。

那天晚上,家裏只有我们两人,我和姐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。姐姐忽然说:“现在的电视剧太无聊了,咱们看影碟吧。”我笑着说:“姐姐,你不记得了,以前你是从电视上学会接吻的啊。”姐姐白了我一眼,拉开衣服说:“更多的东西可是我自己学的。”我心中一动,眼看姐姐双腿并拢,斜靠在沙发扶手上,左手虚捧着乳房,脸色绯红,便知道今晚有成就好事的良机。

我溜到自己的卧室,挑了一张压箱底的A 片。回到客厅对姐姐笑道:“好片来啦,包姐姐爽。”一边放入影碟机,猴急地跳回沙发,向姐姐偎近了许多。

听得姐姐奇怪地说:“这片怎麽没有片头啊?”然而立刻沈默了下来,电视屏幕上一名金发美女正被情人狠狠地插着,她单腿跨在沙发上,左手快速揉捏着双乳,将一副肥厚的阴部展露无遗,两片阴唇翕动着,蜜穴裏一根硕大的阴茎快速抽插,同时还用右手指刺激着被翻起的阴蒂。

女优的耻毛剃得干干凈凈,我想姐姐的阴阜上同样也寸草不生吧。偷目望去,姐姐双颊上红潮更甚,媚眼如丝,娇喘微微,右手想摸入裙底,但因我在旁,又显得迟疑万分。电视上的女优早已被操了千百遍,洞口干燥,但我想姐姐裙底祼露的小穴一定是湿漉漉的了。

我故意起身离开,躲远了偷看姐姐,她仿佛遇上大赦,急忙手淫起来,一手捧定双乳,疯狂地搓揉着,一手探入裙下慢慢抽动。我的鸡巴瞬间直立起来,顶在内裤上,难受得要命,真想立刻扑上去,将姐姐压在身下肆意玩弄。

但转念一想,跑进姐姐的卧房,翻出她自慰用的假阴茎,藏在身后。与此同时,客厅裏的姐姐关掉电视,一阵小跑来到门口。只见她乱发披纷,一半裙子掀了起来,祼露着玉腿和阴部,半个乳房也从衣服中跳了出来。

姐姐见我似笑非笑地望着她,一声娇呼:“你跑到这来干嘛?” 我亮出假阴茎,淫笑道:“姐姐,这裏有一根假鸡巴和一根真鸡巴,你要哪个?”姐姐一听,反而镇定下来,重新扣起乳罩,将裙子放下,说道:“算了,姐姐要睡了,你也回房吧。”此时我岂能放过,说道:“姐姐,自慰确实很high,但总是比不过真正的做爱啊。

弟弟很棒的,会伺候好你。”姐姐不从,不由分说,从衣柜裏取出条内裤,当着我的面穿上,边说道:“快回去吧,乖了,姐姐要睡了。”虽然如此,她并不执意将我送走,而是逕自躺上床,双腿微弓,我知道姐姐其实情欲难耐,恨不得被一条大鸡巴美美地捅上一晚。

我假装答应,却踅到床边坐下,摸着姐姐的长腿,低声温柔地说道:“姐姐,弟弟想让你舒服,也让自己舒服,弟弟的老二涨得好痛,裏面的牛奶等不及要出来。”

几番挑逗之后,姐姐也有些按捺不住,但仍然退一步说道:“这样吧,你帮姐姐舔舔,姐姐用手给你泄火。” 我兴奋起来,心道:“到了关键时刻,还怕姐姐不依吗?”当下将姐姐的薄裙褪下,只见那条小内裤早已湿答答的,床单上也流了一小片淫水,我闻了闻裙子,姐姐的体香混和着淫水的味道几乎让我发疯。

我跪在姐姐下身旁,轻轻拨开性感的内裤,姐姐那没有一根阴毛的阴阜露了出来,我慢慢将她内裤脱掉,用手指翻开姐姐的大阴唇,用舌头仔细地舔了起来。姐姐 “哦”了一声,身体向上擡起,双手在乳房上乱摸。

看到这样的场景,我更加兴奋,含着姐姐的阴唇,轻轻地吸着,右手手指也捅进了姐姐的屁眼。姐姐呻吟了,她在发情,她渴望更进一步的接触。我收回右手,用左手拉起姐姐阴阜下的一层包皮,找到了她的阴蒂。姐姐的阴蒂并不长,但是微微肿胀,我立即用无名指轻揉这女性外阴最敏感的一块肉,姐姐忽然大喊一声,叫道: “弟弟,不要动那裏,姐姐好痒,啊,受不了了。”

我不听她的,仍然饶有兴味地揉着,同时将舌尖伸到姐姐肉红的阴道口,舔了几下,再插进她的小穴,慢慢转动起来。姐姐也许不知道她弟弟竟如此能干,呻吟着说:“弟弟,姐姐好爽,你把姐姐弄得好爽。快,快把我的宝贝插进来,快!快!”

我忽然直起身子,抓住姐姐的双手摁在床上,笑着说道:“姐姐,现在你有两件宝贝,那假的我不给你,真的要不要?”姐姐又羞又急,扭动着双腿说道:“不要,弟弟,那样不好。”但突然改口:“好吧,插进来吧,弟弟,把你的老二给姐姐,姐姐想要!”

我立即将内裤扯到膝盖处,挺起早已涨得紫红的鸡巴,在姐姐的阴道口磨了几下,蘸着她的淫水,猛然插进她的蜜穴。我的鸡巴立刻被裹得严严实实,可以感到姐姐温暖的阴道壁在蠕动着,一张一合包住我的龟头。

不敢怠慢,我立即狠狠地抽插起来,阴囊在姐姐的下体撞击,混着淫液,发出啪啪的响声。姐姐被这突如其来的进攻沖昏了头脑,淫乱地叫着:“弟弟干我啊,狠狠地插姐姐,姐姐好痛,姐姐好爽!老公不要停,干死你老婆!啊啊啊啊,干我,干我!”

一阵阵快感直从小腹间直沖向我脑门,两三阵之后,我倒清醒了些。调整了节奏,九浅一深地插着美丽的姐姐。同时将姐姐的双乳捏得变形,一滴滴汗水也落在她令人绝望的玉体上。

姐姐的双腿乱蹬着,玉足绷得笔直,这影响了我们的性交,我略作停止,将姐姐的腿架在肩上,再把一个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,再毫不留情地干了起来。这一改变让姐姐赢得了更多的快感,她脸泛潮红,身子向上弓起,不由自主地抖动着,她的叫床声越来越大,其中还夹杂着英文单词,“oh yeah,yeah,yeah,fuck me,fuck me!!!”

我俯下身去,紧贴着姐姐的肉体,一边抽插,一边用吮吸着她的乳头,含糊不清地说:“姐姐,我要吃牛奶,我要吃你的牛奶。”“用力吸呀,用力插呀,老公,老婆要丢了。

老婆的牛奶都让老公喝,想喝多少有多少”,姐姐意乱情迷地大叫着。 三四分钟之后,我有射精的慾望了,但不愿就此离开姐姐。我停了下来,把姐姐翻个身,让她背对我跪下,臀部高高翘起,抚弄着她的阴唇说道:“淫姐姐,你要弟弟的鸡巴吗?”姐姐喘着粗气:“要啊,快插我。”“插姐姐哪裏?”姐姐毫无顾忌地说:“插姐姐的骚屄,把姐姐的骚穴日破吧!”  

我立即性慾高涨,从身后握住姐姐的双乳,把整根鸡巴都插进她的阴道裏。姐姐的翘屁股真是极品,这一“老汉推车”式的交媾正属于她。在我的攻势之上,姐姐支撑在床沿的双手猛烈发颤,想收回来抚摸自己的身体,但又怕失去平衡。

我将她抱起,自己的稍稍向后倾斜,一只手撑在身后,继续日我梦寐以求的姐姐。而姐姐的双手得到解放,同时捏着乳头和阴蒂,一头长髮疯了似地挥舞着。我一时兴起,双腿用力,几乎将姐姐整个人擡向空中,鸡巴毫不留情地在她小穴中上下抽动。这种场面,令我终生难忘。只听姐姐浪叫道:“我要丢了,姐姐要丢了,弟弟用力啊,姐姐要丢了。”

我猛插几下,迅速将鸡巴退了出来,姐姐失魂落魄地趴在床上,小穴中喷涌出一股淫液,打湿了床单。姐姐的流量真大,那阵势,就像一个小瀑布。姐姐颓然躺倒,休息了几秒钟,擡头看见我的鸡巴仍然硬挺着。她满足地笑说: “不知道弟弟这麽厉害,把姐姐的阴精都干出来了。好吧,姐姐也让你爽翻。”

姐姐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,晃动着奶子,趴在我身上,将阴道对準我的鸡巴套了上去。我的阴茎再次被夹紧,姐姐淫乱地上下摇晃着身子,让我的双手在她身上乱摸。要麽俯下身来,用舌尖刺激着我的乳头。我乐昏了,说道:“姐姐,你好淫蕩,姐姐,弟弟好爱你。弟弟愿意为你精尽人亡。”

姐姐晃动了四五分钟,力有不继,瘫倒在我身上,细声细气地说道:“弟弟,还是你来干吧,把你的牛奶都射出来!” 我立刻翻身坐起,把姐姐摁在身下,将她的两条腿擡高,压向身后。

我的鸡巴整根没入姐姐的淫穴,我感到阴茎根部一股液体升起,向着尿道口奔涌过来。我抓紧时间疯狂地插了起来,一边欣赏着姐姐兴奋淫贱的表情。快感越来越真实,泄洪的闸门马上要开启,我再次加快节奏,狂风骤雨般袭击着姐姐的阴道。

几百下之后,我感到鸡巴被越包越紧,忽然那裏面松了开来,一股阴精再次喷出,我再也忍不住了,大吼一声,将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入姐姐的子宫,我的双腿在抽搐,姐姐捧起乳房想舔上面的蓓蕾,还说道:“弟弟,你的牛奶好多,沖得姐姐受不了了。”

拔出鸡巴之后,我兴味盎然地看着自己的精液从姐姐的阴道中流出,滩在床上,聚成一个小洼。在晚上剩下的时间裏,我和姐姐又做了三次,两次射在她阴道裏,还有一次射在她樱桃小嘴裏。我和姐姐已经成为真正的性伴侣,我和姐姐的性交史才刚刚开始。我已经打好主意了,以后要玩出更多花样,为我亲爱的姐姐奉献快乐。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